1. 首页 > 营销 >

一张证书10万都不卖:这50多万执业药师的归宿,不该是卖药

「火锅店赔了,就开药店。」长期以来,零售药店行业内盛传这样一说法。

「十万都不卖。」身为县域一零售药店店长的吴荣,当场拒绝了对方购买其执业药师证书的请求。

当初为了开药店,吴荣托关系找人,县城的药店现在终于开起来了。

执业药师成为开设零售药店的「必需品」,这让其他没有执业药师资格证、又不愿雇佣执业药师的药店,开始选择药师「挂证」或重金购买证书。

另一方面,伴随「双通道」利好政策的推进与落地,零售药店巨头不约而同开展DTP业务,对专业药学人士的需求激增。

据国家药监局最新数据,尽管零售药店中注册的执业药师总数已突破58.4万人,但对比美国每家药店配备2名执业药师的标准,中国零售药店的执业药师数量仍存在较大缺口。

实际上,据中国药科大学国家执业药师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康震透露,即使要求配备1名执业药师也不够。「因为如果药店经营中药,就必须具备执业中药师,所以实际上考取执业中药师的偏多,同时执业中药师也可以经营西药,这显然不合理。」

而现实中,似乎拥有稀缺执业药师资源的药店并不怎么珍惜,让执业药师背负销售的卖药压力。

卖药不该是执业药师的归宿,作为「白大褂」最后的一环的执业药师,未来应该扮演服务者的角色,而非药品销售员。

激起的矛盾点

执业药师数量的缺口在「双通道」利好政策的推动与不断落地下更为明显。

2021年4月,国家医保谈判品种的「双通道」政策落地,让药店人看到新的利润增长点。

「双通道」成为正式打开处方流转的大门。据了解,政策发布后,百济神州、阿斯利康等药企纷纷布局院外市场。

然而,零售药店中注册的执业药师人数仍存在较大缺口。

为弥补这一缺口,早在2015年之前,国家原食药监总局执业药师资格认证中心在承接国家「十三五」规划前期重大研究课题时,就提出了「执业药师多点注册执业」(简称多点执业)的概念,以解决零售药店执业药师短缺的问题。

2017年,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进一步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的若干意见》,正式确立了这一概念。就此,多地也早已展开试点。

2015年8月31日,广东省率先颁发了全国第一张「执业药师多点执业证书」,开始尝试执业药师多点执业模式,并强调广东省执业药师多点执业是在「不降低标准」、「不改变行政许可条件」的大原则下进行的。

2018年9月,成都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印发的《关于进一步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若干措施的通知》,提出要「加强零售药店药师培训,探索药师多机构执业备案」。

......

然而,这些试点效果并不理想。

究其原因,某传统连锁药店相关人士表示,执业药师一般在药厂或药企上班,很少有时间去到零售药店多点执业;此外,零售药店对执业药师的普遍认知、药学专业毕业生对零售药店的执业药师应扮演的职业角色定位不清晰,零售药店的执业药师变成「卖药营业员」,背负卖药的销售压力,零售药店的地位在社会普遍认知中较低。

一证难求

执业药师的稀缺性让迅速扩张的零售药店「捉襟见肘」,甚至有的为了达到要求,出现「挂证」行为。

近日,天津市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加强药品零售企业执业药师配备使用和监管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鼓励多样化使用执业药师。

有媒体的解读称:给执业药师「挂证」开了「绿灯」。

限量销售是推销人员常用的硬性销售手段_药品销售人员资格证_押运人员从业资格考试试题

《通知》明确,作为执业药师不在岗时的补充,持有《执业药师职业资格证书》的未注册人员,可参照《执业药师注册管理办法》的规定,并提交兼职合同,注册为执业药师,在药品零售企业兼职从事处方审核和调配、合理用药指导和咨询服务,可参与药品零售连锁企业远程审方室的处方审核和用药指导。

需要强调的是,虽然《通知》中明确可兼职药师承担审核处方等专业职能,但不等同于鼓励执业药师可「挂证」,成为「影子药师」。

所谓「影子药师」,是指取得执业药师职业资格的人员将证件放在药店「换取」一定费用,但该人员却不在药店内提供药学服务。

限量销售是推销人员常用的硬性销售手段_药品销售人员资格证_押运人员从业资格考试试题

「挂证」违规药品销售人员资格证,一旦被查就会被严厉惩罚。此次《通知》中也明确,「严查执业药师挂证行为」。「挂证」行为一旦被查,将通报该执业药师所在单位,录入全国执业药师注册管理信息系统,撤销其证书,三年内不予注册。

通过鼓励执业药师多点执业,只是为了进一步提升执业药师的使用效率药品销售人员资格证,在零售药店激增下,填补执业药师的缺口。

「所谓执业药师的多点执业,分为两种形式:一种是一个药师同时注册多家门店,分不同时段服务;另一种是在固定时间里聘请外部药师到店执业。」康震补充道。

执业药师主要工作

六成以上为销售药品

零售药店对执业药师的认知不到位,现实中卖药的角色,才是导致药师缺口的较大原因。

中国药科大学社区药房执业药师药学监护实践技能培训项目(第二期)闭门总结会议上,康震发表了「我国社区药房执业药师开展药物治疗管理服务调查」的报告。

通过调查发现,执业药师在社区药房开展了一定形式的药学服务,开展 MTM 的意愿很高,但目前社区药房执业药师对 MTM 没有全面而系统的了解和学习,开展 MTM 的专业技能不足,需要加大培训力度。

所谓MTM,即药物治疗管理是指具有药学服务技术优势的药师应用各类临床工具对患者提供专业化的药学服务,发现、解决和预防药物治疗问题、提高患者自我管理能力和用药依从性,最终改善患者的临床结局。

从此次发放1832份调查问卷,有效收回1713份,有效回收率93.50%。其中男性 245 人,女性 1468 人,31-40 岁占 51.37%,42.73%有药学专业背景,44.37%为大专学历,调查中的执业药师硕士、博士学历较少。

限量销售是推销人员常用的硬性销售手段_押运人员从业资格考试试题_药品销售人员资格证

70.11%在社区连锁药店工作,67.48%主要工作任务是销售药品。绩效考核67.60%的为销售任务。

限量销售是推销人员常用的硬性销售手段_押运人员从业资格考试试题_药品销售人员资格证

大多数对药物治疗管理服务听说过,但没有系统了解,在药学监护实践技能;药物重整、处方精简技能;药物治疗学等方面的知识较为欠缺,执业药师整体有药学服务的意识,但缺少系统学习与了解。

药品销售人员资格证_限量销售是推销人员常用的硬性销售手段_押运人员从业资格考试试题

康震表示,社区药房执业药师开展药学服务的评价体系应尽快建立并完善,将药学服务加入绩 效考核中,提升执业药师的工作积极性和专业地位。

卖药不该是执业药师的归宿

很多药店有了执业药师,但却未能发挥其价值,执业药师身上的卖药压力凸显。

某连锁药店负责人表示,目前零售药店的执业药师大多为药企自己培养,但平时上班比较忙,药学服务的学习课程经常跟不上,本来一个培训班几百人,最后坚持下来的也就几十人。

疫情正在不断改变人们的购药行为,不同于大城市,开药要么去医院,要么去网上药店;四五线小城市的购药习惯,大多去零售药店或去小诊所。

一位四线城市的居民告诉健康界,其在零售药店买的药,四种有三种都是仿制药,不同人去买同一个药,价格相差十几元不等,如果不是女儿学医,压根不知道药品还有那么多门道。

从用药安全与治疗效果上,需要零售药店执业药师对慢病人群进行全面的问询,根据其病情和用药控制情况进行用药重整或适宜调整,并周期性随访监测和评估,进行合理用药,以更好控制患者病情达成最佳疗效的目标。

执业药师的归宿不是卖药,而是通过提供药学服务,做好基层人民健康的把关人。

从长远看来,由医疗服务终端的药店开展科学、全面、规范及专业的「以患者为中心」的药学监护服务模式是未来药店专业转型的方向所在。

参考资料:1、药监局发文:执业药师可以“挂证”!搜药2、2022药店行业新风向:执业药师已涨薪,卖药也要靠网红?健识局

来源|健康界

撰文|四喜

本文由网上采集发布,不代表我们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www.gxtpw.cn/a/yingxiao/1319.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